图片
网站标志
产品搜索
中国知识付费兴起 优质内容最关键
作者:K彩平台    发布于:2019-04-20 05:52:47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2016年兴起的知识付费,到2018年已拥

2016年兴起的知识付费,到2018年已拥有超过49亿元规模市场,用户规模达到2.92亿人次,发展迅速。“优质内容”是这类产品的主打。不过,与此相关的争议也值得关注。

知识付费的产生

由于网络流量红利下降,免费软件遭遇瓶颈;再加上信息爆炸,网民在筛选信息上遭遇“恐慌”,出现了以内容吸引用户付费前来听、看的新商业模式。

2015年3月13日,果壳网推出产品“在行”,通过支付费用,约见不同领域的行家,并与之进行一对一见面约谈。

2016年,网络连续出现相关产品,甚至产生爆款产品,因而2016年被称为“知识付费元年”。

2016年4月1日,知乎网站推出“值乎”,即用户关注知乎微信公众号后,可在微信朋友圈分享信息,其他人须付费才能看到,付费者若觉得满意,钱就归作者,不满意钱就归知乎官方。此款产品当时刷爆微信朋友圈。随后,知乎还推出付费语言回答等。

5月14日,知乎又宣布“知乎Live”正式上线,使用“语音+文字+图片”的方式在线回答网民问题,但网民需提前买票进入“知乎Live”。

5月15日,“在行”推出“分答”语音上线,即通过付费,在此平台上快速找到可以帮助自己的人,并能听到一分钟的答疑解惑内容。当时该平台上有王思聪、汪峰、章子怡、罗振宇等明星、媒体人,迅速刷爆朋友圈。上线不足2个月,付费用户超过100万,交易总金额超过1800万元。

6月,李翔在“罗辑思维”内容付费APP上推出《李翔商业内参》。腾讯科技2017年1月19日报导称,《李翔商业内参》上线3个月后,获得7万订阅用户、1400万元营收。

6月6日,主持人马东携手辩论节目《奇葩说》的专业级辩手,在喜马拉雅FM,推出一款名为“好好说话”的音频课程,主要内容是从沟通、说服、辩论、演说到谈判,教用户“把话说得漂亮得体”。

《第一财经》2016年6月21日报导称,该产品上线当天,喜马拉雅FM官方数据显示,销售额突破500万元,10天后,销售额升至1000万元。

迅速发展

新浪科技2018年报导称,截至2017年8月,知识付费用户超过5000万人。

钛媒体2019年2月7日报导称,得到、知乎、喜马拉雅、咪蒙、轻芒等陆续登台,网络出现针对不同场景、不同群体兜售“思维方式”的产品。2018年知识付费用户规模达2.92亿。

专注内容付费的技术服务商“小鹅通”,也参与其中。不过,“小鹅通”并不生产内容,而是生产服务能力。千聊、新知榜也是这一类,即面向B端,帮助内容创作者拥有自己的内容变现平台。

蜻蜓FM2017年也加入知识付费,同年6月,蜻蜓FM首次推出会员服务,还开办91蜻蜓日、123超级知识节等活动。

上海专业的市场调查和咨询公司“艾瑞咨询”的《2018年中国在线知识付费市场研究报告》显示,2017年,知识付费产业规模约49.1亿元,2020年,预计达235亿元。

“小鹅通”的《2019知识付费内容分销白皮书》显示,知识付费这两年,正从网红经济到知识付费,再到轻量级在线教育过渡。

报告中的数据显示,2017年“小鹅通”教育培训用户仅14.3%,2018年底则超过40%,教育培训行业的客户收入接近总收入的20%。

同时,知识付费产品服务人群从一二线城市向三四线城市延展。2017年一线城市用户比例为17.1%,2018年三线城市用户比例升至19.6%,三四线城市用户的付费意愿增强,人数比例增大。

优质内容是关键

上述“小鹅通”《2019知识付费内容分销白皮书》中说:“市场永远渴望优质内容。”

报告给出的例子是,1月份“小鹅通”好课联盟分销榜单中,优质内容及相应知识店铺登榜;并且在历次榜单上,生产优质内容、或分销优质内容的产品总会出现;同时,老牌优质好课的销路依然顺畅。

“转化数据与推文持续更新的作用下,‘老牌优质课’一直是复推即可保证分销收益的‘硬通货’。”

2018年2月7日,创于2010年的资讯网科技博客“36氪”刊登专访果壳网 CEO、“在行”创始人姬十三的报导中,姬十三提到,做好知识付费平台,第一条线就是内容线。

他说,知识付费平台要想在此线生存下来,“必须完成自己的内容深耕,深化、细化自己的内容优势包括服务优势,解决用户的核心知识需求”。

钛媒体在2019年2月7日的报导中说,知识付费的本质在于“为优质内容付费”。

知识付费平台出现的乱象

艾瑞咨询《2018年中国在线知识付费市场研究报告》显示,知识付费平台最大的争议是产品同质化特征明显,抄袭之风盛行,不少网络大 V都被扒出有盗窃、侵权行为。

例如,2017年6月,知名营养专家顾中一披露,健康领域大 V“白衣山猫”,不仅抄袭其他专家已发表的科普文章,还存在先找专科医生回答网民相关问题,再转售给网民的现象。

知识付费产业,因买卖双方存在互动性、即时性强的特点,给版权保护带来难度;同时,此产业属于新兴产业,目前无明确监管条例。有业内专家称,若无法及时明确知识产品归属权,将影响整个知识付费产业良性发展。

另外,《北京青年报》2018年曾报导,一位某知识付费产品内容编辑称,仅一年,各大平台产品就出现“高度的同质化”。如:得到、喜马拉雅、新世相读书会、樊登读书会等,在选书、讲述模式上很相似。

在2017年10月下旬,网络上流传的一篇名为“罗振宇的骗局”的文章曾引发网民热议。文章表示,大部分知识付费都是“大忽悠”,罗振宇是在贩卖“焦虑感”。

2017年5月,《李翔商业内参》第二季更名为《李翔知识内参》,年费降为零,创作者李翔进入团队成为总编辑。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20 K彩平台   网站地图